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指南 > 正文  

“杠铃大王”鲍勃·霍夫曼如何改变美国的举重和健身历史

2020-09-06 来源:浙江体育资讯网

这是一篇值得一看的文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入伍老兵回到美国,发现了田径的潜力并献身于此。这个人不符合现状,因此他开始自己制造设备,出版发行了自己的杂志,并开始进行补剂的贩卖,创建了一个庞大的帝国,因为他的加入而转变了整个健美行业的面貌。于是他开始不仅仅满足于金钱,他开始培训运动员,将美国带回奥运会并协助他们取得金牌,并沦为世界体育的顶尖力量。尽管在这途中遇上了强大的敌人-苏联,但他仍可以用一切能用的手段赢得胜利,包括合成代谢类固醇到催眠(美国的最早的合成代谢类固醇就是由鲍勃·霍夫曼带入)。但是,这时他找到他热衷的美国已经转变,他的运动员不再全神贯注于他的每一句话,最终他放弃了举重这项运动,开了一家公司直到现在,这就是"世界田径之父"、力量举创立最大贡献者鲍勃·霍夫曼的故事。

霍夫曼改变了美国的健身方式,他的约克杠铃公司帮助人们普及了力量训练,他曾在美国奥林匹克举重队工作并带领队伍获得多个金牌,他的健美理论直到今天都影响着世界。而他对生活的激情无非就是他的那句:"我是举重运动员。我讨厌举重和力量荐。"

早期生活

要说鲍勃的·霍夫曼(Bob Hoffman)的这些对于健美的信念从何而来,那不得不说他的童年。霍夫曼于1898年出生于佐治亚州的蒂芙顿,他的父亲是一个十分强壮的人,并以力量方面的才能而出名,而霍夫曼经常会仿效他的父亲。但在4岁时,由于喝了被污染的水导致患上了伤寒,差一点造成他的丧生。尽管霍夫曼还很小,但这场病对他的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从那时起,霍夫曼似乎对身体健康具有近乎痴迷的热情。这时候的美国也意识到了竞技体育和体育文化的重要性。但是并非所有人都可以接受这种文化,正如当时对霍夫曼持反对意见的人那样所说,他会在自己身上生产出一个个"人造的肿块",使自己和同龄人变得格格不入。但是也正是因为他强壮的身体帮助他在1917年顺利的加入了宾夕法尼亚国家警卫队第18步兵团,成为美国参与1914-1918年战争的一部分。由于他的英勇,在1919年8月光荣退役并颁发了利奥波德比利时勋章。

回到美国

霍夫曼从欧洲返回家乡时,开始了他的第一份工作-销售。但是工作了几个月后,他发现他对现在所进行的工作并不满意。于是在他兄弟查克的建议下,他搬到了宾夕法尼亚的约克,在那里开始了他的新生活与新工作。不久后,他便与水管工艾德·克拉伯的儿子(Ed Kraber)的儿子一起开设了一家燃油公司,这就是霍夫曼财富的开始。

在他的燃油炉业务沦为重要的收益来源的同时,霍夫曼对举重的兴趣也在快速增长。1923年,霍夫曼从Milo Barbell Company出售了一套杠铃以及相关器材,将其放到当地的York YMCA俱乐部中。同时,霍夫曼受当地体育教练的训练,体重从原来的177磅增长到了240磅。随着体重的增长,霍夫曼的力量也在不断的快速增长,这期间他参与了几场当地的比赛,并赢得了冠军,甚至在20年代后期获得了约克最强健人的称号。他越来越多的参予运动,这也为他1930年代初改变美国的健美方式展开了重要的铺垫。

约克杠铃的诞生

1929年,霍夫曼开始在约克生产杠铃。在当时,美国的杠铃制造业做的人很少,也还处在一个初期阶段,主要的生产商是艾伦·卡尔维特(Alan Calvent),他的米洛杠铃自1900年代初就开始贩卖。而霍夫曼当时的最终目标就是要超越米洛,成为美国举重运动中的佼佼者。

对于那时的人们来说,生产杠铃、哑铃和壶铃的过程并不简单,虽然今天的制造商可以依赖久经考验的方法,但是在1930年代想弄清楚这些事情仍然需要自己不断的实践。

这也说明了为什么霍夫曼花上了大约3年的时间才仅仅沦为了一个初级制造商。他的产品质量不俗,但数量很少。最主要的相比较就是在1933年一周售出22支杠铃的公司记录。那么,是什么使约克杠铃如此特别呢?两件事:质量和品牌忠诚度。

1932年,霍夫曼出版了《力量与健康》杂志,这是一部举重杂志,后来沦为了美国最具备影响力的健美杂志。在互联网没普及之前,《力量与健康》是一个让读者了解新训练计划,即将到来的比赛和新兴运动员信息的书刊。

在他的杠铃和杂志之间,霍夫曼创建了一个品牌社区,此品牌社区的定位也与大部分社会上的产品截然不同,因此可以保证持久且有充足的吸引力。简而言之,当团体开始出售、阅读或欣赏一个公司的产品时,品牌就经常出现了。在20世纪30年代到70年代,大部分健美者都卖过霍夫曼的书,田径设备,阅读了他的书和杂志并使用了他的补剂。在短短的十几年间,霍夫曼赚的盆满钵满,他的产品遍布整个美国,他也显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美国田径

到了20世界30年代末,霍夫曼已经很富裕了,但他并不对金钱感兴趣,对他来说影响力更为重要。从30年代初开始,霍夫曼就将自己定位为美国田径的佼佼者。这首先需要从美国田径联合会(AUU)开始,霍夫曼领导该团体的田径部门和美国奥林匹克举重队。

1932年,奥运会在洛杉矶举办,但是令其霍夫曼气愤的是,在这次比赛中美国举重队只取得一块微不足道的铜牌。生气的他在《力量与身体健康》杂志上发布了几篇严厉的评论批评了那些和美国田径有关的人,并开始着手创建归属于他自己的田径"梦之队"。因此,从30年代中期开始,霍夫曼错从美国各地挑选了举重运动员到他的场馆展开训练,并未他们进工资,虽然做着入不敷出的事,但他显然意识到了美国举重队的黄金未来。

在1936年的奥运会上,多亏了霍夫曼的队员安东尼·泰拉佐(Anthony Terlazzo)帮助了美国获得举重金牌。他很高兴,但同时也很愤怒。愤怒其他教练的不作为并在车上对美国教练Mark Berry进行了人身攻击,后者旋即后便请辞了,但并没有人认为霍夫曼做的不对,而霍夫曼也因此当上了美国举重队的教练。

安东尼·泰拉佐(Anthony Terlazzo)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战争造成两届奥运会没有举行。在战争结束后的1948年奥运会,这也是霍夫曼作为美国教练的第一次奥运会中,他率领着美国举重队取得了4枚金牌、3枚银牌和1枚铜牌,这标志着美国田径"黄金时代"的开始。

霍夫曼领导的举重队是举重史上最主要的运动群体之一,其50年代美国队中有汤米·科诺(Tommy Kono),约翰·戴维斯(John Davies)和诺布·图曼斯基(Norb Schemansky)等名人。在霍夫曼的身旁下,这些人在奥运会以及世界田径比赛中席卷了整个董事会。从1948年至1960年,美国一共取得了27枚奥运奖牌和40多枚其他世界大赛奖牌。在这期间,美国队主要以约克运动员为特色,沦为鲍勃·霍夫曼和他公司的代名词。这一代的举重运动员对他的忠诚度反映了他的影响力。在他的公司工作,为他的杂志写文章,以及在他的指导下接受训练,许多人都指出霍夫曼在各个方面都是一个父亲级别的人物。

诺布·图曼斯基(Norb Schemansky)

但是自1964年之后,美国在奥运会上的举重展现出就变得微不足道了。这其中有两个主要原因,其中一个就与霍夫曼本人有关。

在1964年奥运会上,很明显霍夫曼的最出色一代已经转入到了竞争白热化的生命周期。科诺因伤缺席了奥运会,诺伯特在重量级希望的只取得一枚铜牌,美国举重队则是老龄运动员和缺乏经验的新兵。霍夫曼也感受到了不断变化的趋势,而人们也对霍夫曼家长式的态度和容许规定深感不满,年龄也阻碍了霍夫曼与年长的举重运动员之间的有意义的往来。在众多质疑声中,造成了1964年沦为他最后一次执教国家队。

1964年东京奥运会

另一个问题则是苏联和其他共产主义国家在奥运会举重中的兴起。苏联因缺席1948年奥运会而参与了1952年的奥运会,在这期间苏联只领先于美国并且差距较小。在1960年,苏联夺权了美国,夺得了5枚金牌。霍夫曼很担心,因为苏联有更好的训练设施,并且正在试验合成代谢类固醇,而且比美国更侧重田径方面的发展。1964年,霍夫曼率领的美国队参与了最后一届奥运会,苏联在此次奥运会上勇夺了4金3银,而美国队只有1银2铜。

在霍夫曼显然,这不是告终,而是毁灭。他的职业生涯乃至一生都围绕着美国田径运动。田径的成功就是他的成功,举重的失败就是他的失败。奥运会完结旋即,霍夫曼便主动辞职了,但多亏了"约克杠铃",他仍然是举重界的关键人物。霍夫曼在1985年去世之前,与举重相比,他更多的参予促进了垒球运动的发展。

后排最右侧为Bob Hoffman

尽管他非常青睐杠铃运动,但是霍夫曼在田径的最后几年对这项运动的发展方向感到失望。至此他把更多的金钱赞助商了力量举(多亏了他的金钱赞助以及比尔·克拉克的努力才能顺利举办以第一届世界力量举比赛并为这项运动正名,从田径中划分出来)等其他运动。从许多方面来看,这是一个可悲的结局,他不仅被美国举重出局,而且他的许多商业伙伴利用了他善良的天性、记账不好来从中获利。但是他却协助塑造成了当今健美产业的三种明确方式。

普及、规范化田径

田径设备早于在霍夫曼之前就已经不存在,实际上,在举重运动员和健身运动员中卖的很好。霍夫曼在20世纪比其他任何人为此行业所做到的一切都做更多,这也使举重运动更容易普及的原因。

在"约克杠铃"的50年间,霍夫曼亲自监督了数百万件健身器材的销售,这也有助塑造成健美产业的发展方向,尤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战后期间。在许多书上也有特别强调了霍夫曼在战争期间和战后销售田径设备的作用。霍夫曼向军营出售设备,以便人们可以训练自己的身体上战场。而且更最重要的是,在对于力量训练以及田径训练冲突期(人们那时对于训练各执己见)中,出版发行了相关的杂志,这帮助整个一代人灌输了田径以及力量训练的习惯。换句话说,它有助于使其标准化,并将其标准化为希望维持健康的普通人。

女子举重

Pudgy Stockton

霍夫曼的杂志在增进女子田径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霍夫曼的杂志是最早报道奥运会女子田径形象的杂志之一。

在霍夫曼之前,女性的体育文化工作一直偏向于环绕着哑铃、健美操和轻型杠铃等发展,并缺乏更好的用语。但是这种情况在1940年开始发生变化,《力量与健康》杂志刊出了有关女子举重的小文章,慢慢的开始为田径运动员Pudgy Stockton提供了自己的关于女子举重的专栏,并鼓舞了和希望了女性的举重以及力量训练。

Jan Todd

它向男人和女人讲解了不仅应该容许还应该希望女子田径的点子。此外,它为想要强化力量并增强身体素质的女性提供了支持。在这20世纪中叶,几乎是闻所未闻的。Pudgy对于女性健美者非常的最重要,并从而激励了Jan Todd和Lisa Lyons,而后者在60年代与70年代帮助推展了女性举重、力量举和健美运动的发展。而Todd和Lyons也是80年代与90年代那些力量举运动员以及健身运动员的偶像,他们反过来又影响了当今的女大力士、健美运动和力量荐运动员。

Lisa Lyons

出售补剂

霍夫曼在各个方面也是蛋白质的先驱。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霍夫曼向他的读者出售了各种蛋白粉、蛋白棒、软糖等其他多种补剂。虽然有些产品不会遭厌恶,但事实证明更多的人讨厌这些补剂。并且这种顺利的部分原因在于霍夫曼对于产品难以置信的描述。霍夫曼曾一度的告诉他客户,他的高蛋白软糖和巧克力棒会在短时间内形成10-20磅肌肉,这也造成了霍夫曼与美国FDA(美国食药监)发生了许多的争议。尽管如此,霍夫曼的保守营销手段意味著举重运动员购买了以前闻所未闻的补剂。而霍夫曼和韦德家族这样的人一起首创了现代人沉迷于补剂的生活。

最后的最后

霍夫曼是一个复杂的个体,有时令人不快。但他并没沉迷于金钱,只为自己的利益。他完全地转变了美国的田径和健身行业,心目中的协助朋友,普及田径并支持女子田径。

从20岁起,霍夫曼的一生就被力量所定义,他的精神不仅在约克杠铃公司延续,而且在全美国所有商业和家庭健身房中得到了提升。对于一个被称作"世界田径之父"的人来说,这也许就充足了。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写出的不错,麻烦您点赞收藏+注目,您的支持就是我更新的最大动力。

参考文献:

1.John D. Fair, Muscletown USA: Bob Hoffman and the manly culture of York Barbell. Penn State Press, 1999.

Dyreson, Mark. "The emergence of consumer culture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physical culture: 2.American sport in the 1920s." Journal of Sport History 16.3 (1989): 261-281.

3.Todd, Jan. "From milo to milo: A history of barbells, dumbells, and Indian clubs." Iron Game History 3.6 (1995): 4-16.

4.Morais, Dominic Gray. Strength in numbers:" Strength & Health" brand community from 1932-1964. Diss. 2015.

5.Fair, John D. "Bob Hoffman, the York Barbell Company, and the golden age of American weightlifting, 1945-1960." Journal of Sport history 14.2 (1987): 164-188.

6.Shurley, Jason P., Jan Todd, and Terry Todd. Strength Coaching In America: A History of the Innovation That Transformed Sports.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19, 56

7.Todd, Jan. "The origins of weight training for female athletes in North America." Iron Game History 2 (1992): 4-14.

8.McCracken, Elizabeth, "Pudgy Stockton: The Belle of the Barbell." Iron Game History 10, no. 1 (2007): 2-3.

9.Todd, Jan. "The Legacy of Pudgy Stockton." Iron Game History, 2, no. 1 (1992): 5-7.

10.Hall, Daniel T. and Fair, John D. , 'The Pioneers of Protein', Iron Game History, May/June (2004): 23-34

上一页:成都金堂铁人今年首战一揽双冠打响体育赛事名城品牌-四川新闻网--成都频道

下一页:因时而变,中国高中篮球联赛向校园精品赛事持续发力——专访中体协竞赛管理与开发部主任赵俊杰-新华网体育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 安翰 安翰 安翰 安翰 安翰
备案号: 网站: 浙江体育资讯网